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在遥远的天空的另一边|甜|短|完

  在艰苦奋战了一个星期之后,江古田的期中考试终于落下了帷幕。
  和青梅分手之后的黑羽快斗哼着歌走进了路旁的蛋糕店,很快又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小块包装精美的蛋糕盒走了出来。
  话说好久没见到名侦探了呢♥
  今晚回去之后就稍微挑几颗宝石下手吧♥
  
  当黑羽快斗挖下第一勺蛋糕的时候,还在思考到底用哪颗宝石当作他与他(最不想见面)的恋人会面的借口才好。
  当然,也是为了找出潘多拉所做的重要准备。
  他在心里这么说。
  
  怪盗先生咬着勺子,在两颗宝石间犹豫了。
  一颗是几乎有他半个手掌大的祖母绿宝石。
  另一颗则是体积不及刚刚那颗宝石大小的十分之一的……蓝宝石。
  按理来说肯定是祖母绿的那颗宝石中含有潘多拉的可能性更大……
  但,但是那颗蓝宝石真的很好看啊。
  并不是常见的深蓝色,而是十分澄澈的浅蓝色。
  就像天空的颜色……一样。
  黑羽快斗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他和侦探曾经的对话。
  “海和天空的颜色,不都是同样的蓝色吗?侦探和怪盗也是一样的,不过都是只是玩弄好奇心这把钥匙,去偷看别人心中秘密的无礼之徒罢了。”
  “呵,笨蛋,这两者怎么能相提并论啊。”
  黑羽快斗承认,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有着小小的失落的。
  然而名侦探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哭笑不得了。
  “天空的蓝色是散射,而海的蓝色则是反射,两者完全不同,你少一概而论。地面上的积水不是蓝色就是最好的证明。”
  ……
  噗。
  今天的名侦探双商之差再次创下史上新高了呢。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正在飙车,怪盗先生表示他简直想揉揉名侦探的头。
  “名侦探还真是个没有梦想的人。”
  他记得当时的自己这么说。
  而侦探回答的是,“如果只是沉溺在梦想之中,就无法看清真相了。”
  后来又一起经历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
  也被在水晶球中伪.现场围观的红子调侃为“抱着名侦探飞得越来越顺手了”……
  后来……
  只要是听到有关名侦探的消息……就会莫名其妙地心跳什么的……然后……
  
  不不不黑羽快斗冷静!
  他拍拍自己的脸,点开了新闻界面。
  闯进他视野中的是醒目的头版标题:“日本警方联手FBI剿灭大型跨国犯罪集团‘酒厂’”
  “酒厂”?
  听名字似乎和自己追查的动物园并没有关系。
  黑羽快斗又挖了一块蛋糕,点开了那条网页。
  越看越觉得熟悉……
  诶?
  这个、这个?
  黑羽快斗一脸紧张地往下拉网页。
  进度条君表示,你别闹,我还要撑到下一章呢。
  越往下看,黑羽快斗心中的想法越完整。
  这个“酒厂”……不就是名侦探在追查的那个组织吗?
  也就是说,名侦探他——
  还没等黑羽快斗心中的喜悦漫上,他就看到了新闻最末尾的消息。
  “一七岁男童在警方与‘酒厂’对峙时被劫持成为人质,尽管警方当场做出了最理想的反应,但这名男童还是不幸被误伤大脑,成为植物人。”
  后面附着新闻中提到的男童在医院中浑身插满管子的照片。
  “啪”
  他手中的勺子掉到了地上。

  黑羽快斗感觉他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
  一股寒意从心口扩散到全身。
  他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照片。
  那不是名侦探。
  对,那不是他的名侦探。
  也许只是一个……和名侦探性别相同、年龄相同、身形相仿的……
  黑羽快斗一拳砸上桌子。
  “名侦探……”
  
  他去了米花综合医院。
  用黑羽快斗的身份去探病。
  明明那么想见到他……但黑羽快斗却只是在门外看着。
  我们之间的距离若要消弥,只有当我不是怪盗,你也不是侦探的时候。
  但是,如果真的变成了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唯一的羁绊便也就随之而消失了吧。
  黑羽快斗静静地透过玻璃看着病房里面的情景。
  那么小的孩子,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全身都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口鼻戴着呼吸机。
  那么骄傲的名侦探。
  黑羽快斗想哭。
  在柯南身边的兰早已哭成了泪人。
  平时总是对柯南横眉竖目的毛利小五郎也紧锁眉头。
  警视厅的两位警官也围在柯南身边。
  还有他从没见过的金发女郎,一脸悲伤地望着名侦探。
  但他甚至找不到一个进去的理由。
  怪盗基德是名侦探宿命的对手。
  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什么关系都没有。
  
  他又回到了家。
  电脑屏幕发着淡淡的蓝光。
  电脑前面放着他只吃了两口的蛋糕。
  书包被扔在地上。
  制服被揉成一团窝在椅子上。
  黑羽快斗却一点收拾的心思都没有。
  他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用手腕盖住眼睛。
  
  “……kid?”
  耳边仿佛传来名侦探的声音。
  他苦笑,翻了个身。
  真是的……都被名侦探你折磨出幻听了。
  等你醒过来……一定要好好补偿我啊。
  “kid?”名侦探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
  黑羽快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名……名侦探?”
  几乎称得上是欣喜若狂的语气。
  但是房间里只有这句话的回音传来。
  黑羽快斗苦笑,正当他准备起床收拾一下的时候,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是我,工藤新一。”
  他愣住了。
  对方的声音像是刚醒过来一样,满带着困惑。
  “名侦探你……在哪里?”
  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对方突然消失。
  工藤新一沉默。
  黑羽快斗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纠结的心情。
  似乎过了好久。
  工藤新一终于开口。
  “……你的脑内。”
  “诶???”

——————

  江古田高中的学生们表示,他们的同学黑羽快斗最近突然就决定洗心革面好好改造重新做人了?!
  江古田高中的老师们表示,让他们一直又爱又恨的学生黑羽快斗最近上课开始认真听讲主动回答问题了,不玩手机不射扑克枪也不和中森同学随时随地修罗场了。
  作为青梅竹马,最有发言权的中森青子表示,自家竹马最近十分不对劲。
  比如不去偷看女更衣室了,上课不开小差了,也不随便和别人搞恶作剧了等等……
  而且似乎乐于各种形式上的耍帅?
  最可怕的是,黑羽快斗他,偶尔开始……
  吃!鱼!了!
  (虽然表情惨不忍睹,动作也十分僵硬,一顿饭弄掉了十多次筷子。
  中森青子觉得压力很大。
  于是在某一天午休的时候,她终于下定决心,想要去拯救自己误入歧途的竹马。
  但是就当她刚刚走到趴在桌子上的黑羽快斗背后的时候,却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诶大侦探你说什么?那还用说,我当然是个一等一的好学…”洋洋得意的黑羽快斗直起身子,仰头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站在旁边一脸复杂.jpg的青子,“…哇呜AHOKO?!你你你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中森青子深深地看了黑羽快斗一眼,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中森青子:…\..!!+_&?/:,_@*~$%;¥€'}}:=
  
  黑羽快斗回想着自己青梅刚刚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打了个冷颠。
  名侦探怎么办!青子是不是看出你在我体♂内的事情了!
  黑羽快斗在内心大声呐喊。
  “只凭着你的一句话就看穿这种事情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工藤新一冷静的语气传来。
  黑羽快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不过她可能有了别的推断,比如你是个精神病之类的。”
  ——就被名侦探用依旧冷静的语气补了一刀。
  黑羽快斗索性自暴自弃地用头撞桌子:“被当成神经病了吗……”
  “我觉得黑羽君看起来并没有神经系统性的疾病啊,”工藤新一凉飚飚地开启嘲讽模式,“只是有点精神不太正常而已。”
  黑羽快斗撞得更用力了:“请把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
  “kid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只是个装模作样的小偷罢了。
  突然感受到对方瞬间振奋起来的情绪,名侦探经过几秒钟的思考,还是咽下了后面那句话。
  “名侦探你这句话是认真的吗……”黑羽快斗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
  “嗯?”
  “就是那个……我对你来说……并不是不重要的人……什么的!”黑羽快斗的声音越来越小。
  毕竟是自己那么喜欢的……差点失去的……大侦探啊。
  突然被大侦探说出这种话真是……不对啊黑羽快斗!作为攻你应该主动表白的啊!为什么会被抢先啊!这样攻受该怎么站啊可恶!
  工藤新一:我刚刚有说过那种话……吗?!
  刚刚在小泉红子蜜汁开导下想通准备和自家竹马好好沟通一次的中森青子:…%$\<|¥€,~-@.**#,,,!﹉,)$)>

——————————————

  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股奇怪的气氛围绕在两个人之间。
  中森青子一脸沉重,一言不发。
  黑羽快斗表面上看起来一脸沉重,一言不发。
  内心早就方成了扑克牌。
  在内心呼喊名侦探数次未果后,黑羽快斗变成了真的一脸沉重。
  大概是又睡过去了……
  大侦探和自己共用一个身体的时间算来也有半个月了,从完全不需要休息的精神状态慢慢地变成了越来越嗜睡。
  更奇妙的是,他发现自己有时竟然能感受到对方的想法和心情。
  可惜的是名侦探好像完全就没有这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不过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也是有好处的,毕竟自己的这种心情……还是……
  怎么突然就变成苦情剧了!
  黑羽快斗甩了甩头,想要把奇怪的思绪甩出脑中。
  然后名侦探就被他甩出来了。
  他们从此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

--------全文完--------

啊好多洞,懒得改了。

再求小红心小蓝手xx

 

————————

应的小剧场xx!

※设定烟花大会背景。

黑羽快斗笑了,轻声说了句什么,却被烟花的爆炸声盖了过去。
柯南疑惑地歪了歪头,黑羽快斗的笑容更深,凑近名侦探的耳边。
“sikidesi.”
……
伴随着一段时间的沉默,黑羽快斗笑得更加灿烂。
“名侦探,你脸红了哟。”
柯南别过头去。
“笨、笨蛋,是烟花的光啦。”
随着背后今晚最大烟花的绽放,黑羽快斗俯下身,吻上了侦探的唇角。















然后他们炸成了天边的一朵红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2)
热度(53)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