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海的尽头明明连接着天空[中短[未完

※烟花大会设定

  虽然已经入夏,但七月份的夜晚也还稍稍地有些微寒。
  江户川和灰原走在最后,前面走着高呼着“鳗鱼饭——”的元太,时不时回头偷偷看柯南两眼的步美以及自顾自兴致勃勃地科普着烟花大会的传统习俗的光彦。
  “不过工藤你居然会愿意陪这些小鬼一起来呢,真是让人惊讶。”灰原偏头,眼中满是笑(chao)意(feng),压低声音,“我还以为会和你的青梅竹马一起出去呢,侦·探·阁·下。”
  被着重强调着的侦探露出了不满的半月眼:“啊,兰的话一早就和园子那家伙出去了,说是要一起买搭配浴衣的饰品。”
  “铃木大小姐吗?还真是遗憾呢。”灰原用手中描画着精致金鱼的黑色扇子掩口,发出奇怪的嘲讽语调。
  “对啊,穿着那种印着大朵大朵花的衣服……到底是好看在哪里了啊。”
  回想起铃木园子称是专程给兰带来的花纹奇怪的浴衣,柯南别过头去,望着天空嘀咕了一句。
  “说到大朵大朵的花,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牡丹花和芍药花了,”前面走着的光彦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这两种花都是从小朵绽放成大朵,人们认为这寓意着生活会越来越好。再加上这两种花又象征着幸福和富贵,所以年轻的女子们常常会结伴穿戴这种花纹的浴衣,据说能够祈求幸福哦。”光彦伸出一只食指晃了晃,悄悄看向步美,脸颊上浮上淡淡的红晕,“当、当然,步美的樱花浴衣也很可爱就是了。”
  明显心不在焉地望着远方出神的步美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茫然地转过头来:“咦?我、我吗?”
  “真是的,步美你根本就没在听嘛!”光彦有些泄气,不满地撇撇嘴。
  “咦?没有啦,我有在听的,牡丹花的故事嘛。”步美不好意思地笑笑,转身看向灰原,眼神亮闪闪的,“那小哀的浴衣上是什么花呢?”
  被点名的灰原语气稍稍有些惊讶:“啊,我吗?”
  “是胜负之花啦。”柯南凉飚飚地接上,“和那家伙奇怪的性格不是很相配吗。”
  灰原的嘴角有些抽搐,“啪”地一声合上扇子敲了过去,“那还真是谢,谢,夸,奖,了。”
  在一阵鸡飞狗跳[划掉]愉快的玩耍结束之后,侦探团的成员们难得地意见相驳了起来。
  光彦摆出认真的表情:“烟花大会的主题当然是烟花了,听说今年的烟花要在海边放,在我看来,我们还是赶快去占个好点的位置,一会儿一起好好看烟花才对。”
  元太摸着肚子,一脸愁容地看向路边的小吃摊们:“啊……但是我的肚子已经饿了啊,我们先去吃鳗鱼饭,回来之后再去看烟花不行吗?”
  “元太你只是馋了而已吧,明明才刚吃过晚饭。”光彦毫不留情地戳破伙伴的小小谎言,“所以我们还是赶快去海边……步美?”
  女孩的眼中燃起小小的希冀的光芒,“那边有捞金鱼耶。”
  “连步美你也……”光彦头疼地扶额,转过头看向另外两个伙伴,“灰原和柯南呢?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啊,我无所谓啊。”
  灰原耸耸肩,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也一样,不管怎样都好啦。”
  侦探双手交叉枕到脑后。
  光彦似乎早就料到他们两个会有的回答,轻松地拍拍手:“好啦,那就这么决定了!”
  “哈?!”
  “我在这里陪着元太和步美逛集市,灰原和柯南就先去海边占位子吧!记得要挑一个视野好一点的位置哟。”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们两个……”
  “好啊,那我们就先过去了。”
  面对不平等要求还想据理抗争一下的柯南话还未毕,就被灰原拖走了。
  被拖走一段距离后停在面具摊前的柯南面上十分的不满。
  “灰原你为什么要接受这种过分的要求啊,明明……”
  “稍微让着点小孩子不行吗——噗,”灰原哀随手拿起一个明显比例失调的搞笑艺人面具,放在柯南脸上比划了一下,“作为十七岁的高中生来说?”
  柯南伸手把面前的面具按下来:“灰原你也被小学生影响了吗!”
  口中这么说着,他抬眸环视四周。

——————删掉了一段内容的分割线——————

  毕竟是一年一度的集会,来参加的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
       而人多了,就十分容易引起……骚乱。
       尤其是当前面有足以吸引他们接近的事物时。
       比如说,那只突然出现在夜空中的白色大鸟。
       就算那个白色身影只是在夜空中一晃而过,但作为月光下的魔术师,他的粉丝数目和狂热程度都是无可比拟的。
       于是……
       他和灰原早就被骚乱的人群挤散。以他现在小学生的身体强度来说,要想在涌动得如此厉害的人潮中保持平衡无疑是件难事。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这家伙……正这么想着,他的脚下突然被不知是谁的脚步绊了一下。
  摔倒在这种拥挤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他的脑子里刚模模糊糊地冒出这个念头,就感觉身体被向后拉了一把,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怎么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
       柯南不得不承认,把观看烟花的地址选在咖啡厅的屋顶上的确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没有沙滩上的拥挤吵闹,宁静空旷,角度十分适合观赏,迎面而来的海风也凉爽怡人。
  唯一的疑问就只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注意到他投去的目光,面前一身西装的少年愣了愣,把手中拿着的盒子向前送了送。
  “要吃吗?”
  并不要。侦探斜眼看了一眼他手中装满苹果糖的纸盒:“作为今年至少四十岁的大叔来说,喜欢吃甜食真是极其少见的癖好啊。”
  “对于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不喜欢吃甜食也是极其少见的吧。 ”黑羽快斗耸耸肩,收回了盒子,用力地咬碎了口中的糖衣,“话说名侦探你对于我在今天这种盛大的日子推掉了那——么多卡哇伊的妹子的邀请就为了来找身为宿敌的你一起看烟花如此伟大的牺牲就没有点什么表示吗?”
  “的确令人感动,”柯南拽了拽上衣,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坐在了屋檐上,“那么为了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小偷先生你想要一份免费的监狱终身入住加养老送终券么?”
  “还真是无情呢新一~”
  怪盗挑眉,语气中尽是调侃。
  “你这家伙……别用兰的声音给我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啊!”
        “有什么关系嘛,新、一、姬♥”
  柯南转过头去,放弃了和他理论。
  “话说你这小偷……夏天还穿西装就不会觉得热——哇呜?!”
  

评论(6)
热度(37)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