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Rendezvous

3.

  

  

  

  @红色鲱鱼:

  百万粉啦,感谢各位的支持(・ω・)ノ将以这条推下面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内容为主题更新回馈视频!

  

  

  

  白马探皱着眉退出推特界面,把手机扔到一旁,闪着白光的屏幕朝下倒扣着。他呼出一口气,随手拿起放在靠背上的小说翻开,落座在柔软的棕色布艺沙发上。

  “不用太担心,我已经帮你回绝他了。”

  “我没担心。”

  新一关上冰箱门,把表面尚凝结着水雾的蛋糕放到桌上,坐到他对面,用透明的塑料叉子指了指他手中厚重的精装本,“翻到最后一页看看。”

  白马挑眉,如他所言将书合上,目光凝聚在封底的一行字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拂过那一行微凹的拉丁文,他饶有兴味地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Stat rosa pristina nomine,nomina nuda tenemus.*”

*: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

  “这个还是一样好吃啊,我都不知道多久没去过波洛了。”侧着叉子切下一块蛋糕送入口中,新一发出了满足的喟叹,转头看向明显对手中的小说提起兴趣地端详着的友人,出口的话语因为口腔中含着食物听起来隐约有些模糊,“这本我大概是在初中的时候看完的,有英译本。你要是想看的话,等我做完期中的小论文再借给你好了。”

  白马没有抬头:“你选修的是意大利文?”

  “不……是拉丁语。”新一长叹一口气,“全级一共只有四个人选这门课,逃课都没法逃。”

  白马手中拿着的是意文的原版书。因为故事背景设置在中世纪末期,故而文中也夹杂着一定量的拉丁俗语。

  尽管这本书并不热门,但却名列英国犯罪作家协会推荐的百部推理小说排行。“百科全书”式的写作手法使书中涵盖着各种偏门离奇的知识,再加上哲学系的写作手法,完美地使服部平次……

  ……刚看了开头就放弃了。

  “服部那家伙简直是暴殄天物”,如果现在这么说的话肯定能得到友人赞同的回复。

  他和白马虽然在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就在案件现场有过几面之缘,但二人成为朋友就已经是他变回工藤新一后的事情了。原本只是抓捕怪盗基德时旗鼓相当的对手,但某次在书店的同一个书架前相遇后却越聊越投机,恨不得当场结拜。服部曾吐槽似的评价过他们两个“从喜好方面来说根本就是一个人”。

  新一前倾身体从一旁摸来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上刚好闪烁着来电通知——刚下课的缘故,他还没解除手机的静音状态。

  兰?

  “喂?怎么了?”新一看了一眼显然已经沉浸在书中的白马,起身走到旁边的小露台上。

  他所处的空间是一处简单的三居室。因为原本的住处离东大着实不近,为了节省时间,工藤家的父母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一套小公寓。虽然是位于学区附近,但因为价格较贵,基本没什么学生选择在这里租房,楼内住的教授人数反而更多。

  在询问同样被东大法学院录取的白马要不要合住的时候,对方考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买下了他楼上的那套。顺带一提,当时趁暑假难得来东京游玩的服部平次在旁边看着自己手里大阪警察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无语凝噎,最后新一只能请了晚饭以示安慰。

  “我说,新一……”

  他抬头看了看客厅中摆着的落地式座钟,黑色的镂空雕花指针指向Ⅹ与ⅩⅠ之间。兰的话,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刚下课吧。

  “那个……你现在方便吗?”

  听筒中传来的声音听起来略略有些犹疑,“这边有位黑羽君拜托我……”

  “哔”

  ……完了,没过大脑就。

  新一看着屏幕上红色的结束通话,沉默了两秒,回屋抽走了白马手里的书。

  

  

  

  “这边有位黑羽君拜托我传话,问你有没有空可以出来见一面。……喂?新一?”

  在呼唤了几声仍未得到回应后,兰疑惑地将手机从耳边拿离,“……通话结束……估计是不小心按掉了吧,或者在事件现场不方便接电话之类的。”

  “是吗。”快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眼底微微一沉,叹了口气,“那就没办法了呢。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了。”

  少女微微有些羞怯地回以笑容,点了点头,双手将手机按在胸前,努力地措辞安慰。

  “我觉得新一应该不会拒绝的。在小学的时候他和一个奇怪的叔叔稍微学过几招纸牌魔术,回家之后连着几天没睡好,一直研究到精通为止。”

  ……纸牌魔术吗?

  说起来,老爸第一次教自己的魔术也是纸牌魔术——嗯?

  突然浮现在眼前的画面让他恍了一下神。

  那是小时候的他和坐在牌桌前低头看着他的盗一。

  “快斗,你知道Poker Face吗?”

  “Poker……Face?”

  盗一神秘地笑了笑,转回头去,一字铺开手中的牌。

  是黑桃顺。

  影像渐渐消散,回到现实后,映入眼帘的是因为没有得到回复有些疑惑的、神似青子的脸。

  ……虽然我可以想象到四人魔术的超华丽场面,但是肯定会被青子锤的吧。

  快斗摇了摇头,环绕在身侧的初春的风还有些微冷。

  “麻烦你了,毛利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就在那家窗口买,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

  嘛,离期末展示还有三个月,先继续之前的策划案吧。虽然向往着双人搭档的大变活人之类的把戏,但他在被间接碰壁两次后,也觉得头脑发热去找从未谋面的陌生人确实有些唐突。

  既然是没缘分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工藤新一?!”

  “噗咳、咳……”

  被扬声器里突然暴涨的音量吓到,他拿着水杯的手一抖,把自己呛了个半死。

  屏幕里的女人对被引来的服务员低头道了歉,随即起身凑近那侧的摄像头:“诶——是我想的那个工藤新一吗?”

  正在跟他进行视频通话的时尚女性是他的母亲黑羽千影,目前正挥霍着老爸的意外保险金在拉斯维加斯度假。面对着不知为何兴致高涨的千影小姐,快斗放下杯子顺了顺气:“工藤新一……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哦?”

  千影诡异地停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对他招招手,撩着并不长的后发落了座,眼睛闪闪发亮。

  所以是怎么回事,我想听听更详细的版本!这么说着的千影在听完他所讲的毫无一丝爆点的平淡故事后露出了复杂的微妙表情。

  “虽然说我也猜到不会有什么精彩剧情,但是这也太……”

  她叹了口气,莫名的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盯着自家儿子,“至少也得是一见钟情吧,你真是辜负了母亲的深切期待啊。”

  “……你槽点太多我都不想吐了耶。上次跟你说我收到可爱学妹的表白的时候,让我好好学习多挣钱、争取早日把老爸赎回来的那个女人是谁啊。”

  从旁边拿过一袋饼干拆开,快斗将沾上碎屑的手指放到唇前。看上去是完全没听进去他说的话的千影叹了口气,拿起手边的手机,在解锁屏幕的一瞬间突然觉醒似的抬头直直盯着他,露出罕见的微笑。

  那笑容实在过于诡异,快斗不禁抖了抖,手里的夹心饼干也因一瞬间的没拿稳掉到了笔记本键盘上。

  “……老妈,你有什么阴谋的话就直说吧。”

  “啊啦,快斗你在说什么呢。”他听到远在大洋彼岸的母亲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这么说,“说起来,一直在东京市区和江古田跑来跑去的话很辛苦吧?不如我给你介绍朋友的儿子一起合租?”也是东大的大一生,是非常聪明又懂事的好孩子哦,我觉得你们肯定会非常合得来。

  话是这么说,真的没问题吗?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又抬头看了看公寓统一的木门。

  4栋501号,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前期铺垫好像太多了于是选择跳过一部分剧情。

 目前背景资料如下↓

 酒厂已经破灭,但是动物园还在活动。在本文时间线开始前快新已经是恋人未满的关系了。在对酒厂决战前的一次行动中,基德为了帮柯南偷药物资料混入组织被发现,然后“呯”“咚”“咔嚓”“咣”的,虽然跑了出来但是重伤并且导致失忆。于是新一和黑羽家的父母商量后决暂时定瞒着斗子,怪盗基德这边就变成了盗一和新一愉快搞事的场面(不对)。斗子目前不知道有关家族怪盗的任何事情,但是知道盗一还活着→千影的说法是,当年在魔术表演中出了意外,但是盗一其实并没有当场死亡,在后续抢救中救了回来,但因为意外保险金大部分都被用来支付了医疗费用,为了不被抓只能隐姓埋名讨生活,直到千影在拉斯维加斯赚够了足以赔偿违约金的钱才能重见天日(所以有了给盗一赎身的梗))。斗子OS:虽然听起来乱七八糟的还都是槽点,但总觉得这俩人能干出来这种事。

 下一章就要开始同居场面了_(:3 两边的母亲是很开心的撮合小两口的设定。千影之所以把斗子推过去也是有部分觉得小新一个人扛会桥豆苦労,不过按照性格来说的话说不定隔壁有希子才是最活跃的类型呢……

 是以斗子主视角推理出自己身份的小故事。

评论(3)
热度(19)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