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Rendezvous

2.

  

  

  

  “——还有半份蓝莓蛋挞,拜托了。”

  快斗食指轻叩下了最终决断,抬头道。

  “!是,是的!”

  被对方露出的灿烂笑容击沉的女性侍应生红着脸低下头,略有些手忙脚乱地在手中的终端上按着:“一份黑森林蛋糕,一份咖啡布朗尼,一份焦糖布丁,一份白吐司,半份芝士蛋挞和一杯加冰的乌龙茶。是这样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将餐品单递给坐在另一侧双手抱臂的茶发少年。

  “……哈。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唯独是个甜食怪的这一点没变吗。”白马将视线从快斗身上移开,收敛了一下脸上难以言喻的表情,对侍应生点头致意,接过餐品单。

  “就算气氛不太好,但是来都来了,当然要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吧。”他理所当然地眨了眨眼,“为了表示诚意,这次我请客。”

  白马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头对女侍者露出礼貌的微笑:“把乌龙茶换成伯爵红茶,除此以外刚才他点的东西全部再来一份。”无视对面瞳孔地震几欲拍桌子炸毛的快斗,他用优雅的动作不急不缓地翻着面前并不厚的册子,“再追加一份抹茶半熟芝士,外带。”

  “……我以前跟你关系绝对超差。绝对。”快斗面无表情地用眼神剜着坐在对面的侦探。白马抚了抚没有褶皱的衣领,轻飘飘地开口:“这可不是有事要求别人帮忙的人应该有的态度。”

  他抬腕看了看露出衬衫袖口一截的刻满罗马字母的英式手表,“你还有十九分钟。”

  

  工藤新一在高二的时候认识了来自关西的同为高中生侦探的服部平次,二人以对案件的推理较量为契机成为了挚友。这是在维基百科上就能查到的内容。

  没错,维基百科。

  在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工藤新一的名字后,他在回家路上和青梅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了这件事。

  出乎意料地,他首先迎来的不是青子关于“为什么刑侦系的高材生要跟你一起去表演魔术啊”的吐槽,而是——

  “工藤新一?”青子歪了歪头,“他的资料查起来会很困难吗?”

  “说什么呢,那是肯定的吧。我在法学院那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从女孩子们那里打听来的消息也只有关于这个人很有人气粉丝超多之类的话题。”

  “也不能说是没有认识的人啦……不过随便跟陌生的女孩子套话这点还真是……”青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摇了摇头。快斗小小地举起双手为自己辩解:“是情报啦,情报。”

  青子叹了口气,从浅蓝色的挎包里掏出手机摆弄着,“工藤新一的话,我记得好像是——啊,有了。19岁,就读于东京大学刑侦系大一,生日为5月4日,高中毕业于帝丹高……嗯?怎么了?”她抬眸,疑惑地对上停下脚步转头盯着她的快斗。

  对方一脸复杂。

  “为什么会这么清楚……青子你该不会也是他的粉丝之一吧?”

  “……哈?!”少女瞪大双眼,仿佛反应了几秒他话里的含义,随即红着脸将手机屏幕怼到他面前,“是这个啊这个!刚刚快斗也说了是有人气的高中生侦探吧,粉丝给他建立了维基词条。”

  ……这是普通高中生应该拥有的人气吗?!

  “嘛,就算你承认自己是他的颜粉我其实也能理解。”

  青子深吸了一口气。“真不巧。我觉得工藤新一这个人如果有唯一的败笔的话,就是那张跟你很像的脸。另外,我也是有自己推的高中生侦探的好吗?”

  “哦哦是吗,那可真让人嫉妒。”他敷衍着应答,半抢过青子手中的手机,并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挡住了对方随之而来的手刀。随着屏幕上信息流的慢慢展现,他手指滑动的速度不禁越来越快,同时面上兴奋的表情也愈加明显。

  尽管在向青梅说明了“我想拉这个人跟我一起合作期末的舞台魔术展示”的意愿后被极大地嫌弃了一番,但黑羽快斗的热情没有丝毫减退。

  不过说实话,相貌相似到几乎互换发型就可以去假扮对方的程度确实是有点奇怪。干脆等下次视频的时候问问老妈看吧。

  话说回来,青子口中的“在法学院认识的人”就是那位她所推的高中生侦探白马探。据说是位留英日侨,高二的时候因为案件曾经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而当时就读的学校就是江古田中学,并且和他同班,不知为何两人关系一度非常紧张(青子语)。

  “我为什么非得要去求助跟我关系很差的人啊。”尽管是这么说,但在了解到白马探和他急需攻略的工藤新一同样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之后,他最终还是选择忍辱负重地来勾搭对方。

  

  在听完快斗说明的来意后,白马用刀叉优雅地切割着瓷盘内的吐司,做出沉思的姿态。

  “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帮你,但是很不巧,工藤他对魔术之类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为上策。”

  我果然超讨厌这个人。

  他一叉子下去压塌了半片森林。

  “也太绝对了点吧,如果是高中同学的话你应该也清楚,我的魔术跟一般的大众魔术师完全没有可比性。”

  快斗确实有这么说的资本。他的父亲黑羽盗一本身就是有名的魔术家,虽然之前和父亲学过的技巧都随着那场意外导致的失忆而被忘光了,但多年来积累的童子功还是有的,比如令他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手指的灵活程度。

  据青子所言,他以前有一个名为“红色鲱鱼”的推特小号,是平时专门用来匿名分享自己拍摄的魔术视频的。看着界面上490,000的Follows和自己推特上寥寥的数百粉丝,他默了几秒,然后点开了其中一个视频。

  即使头脑会出错,但是血液不会。

  拥有着魔术师之血的他,指尖在刚刚触碰到熟悉的道具的那一刻就开始擅自动作。而与此同时,鼓动在胸中的热情也是未曾说过半分谎言的。

  拜身体的记忆所赐,他几乎可以说是非常轻易地便拾起了人生前十七年所学过的魔术技巧。在入学考试的时候,他的表演也拿到了排行第二的优异成绩。当时的第一名方向是戏剧表演,据说本人对莎士比亚的剧本倒背如流,详细到各个出版社的内容删减和翻译差异。

  “不管怎么说,拜托你帮忙转述一下还是没问题的吧?”快斗叹了口气,用勺子刮了刮盘底的巧克力碎,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盯着他:“不,说到底,刚才我是有机会跟工藤本人对话的吧?”

  他本来确实是打算通过白马探这条线牵上跟其关系很好的工藤新一的,但那是在“跟对方毫无接触就去直接找本人实在太突兀了”的前提下。就在他站在法学院楼下跟白马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工藤新一本人却出现了。

  如果是这种巧遇状况的话搭个讪也没什么吧?但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却已经被白马以“说的也是既然是老同学特意来找我叙旧的话不给面子好像有点说不过去”的理由拖走了。顺带一提,楼上的工藤当时还是一脸没反应过来的表情。

  不知为何,本来摆着一副“我拒绝”的表情喝着红茶的白马探在听到他的话之后硬生生地转了语气:“我——会,帮,忙,的。但是作为交换条件,被正式拒绝之后你不能去缠着工藤本人。”

  “……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如果形象好的话我就不会想把你送进监狱里了。”

  说着“多谢招待”,白马用放在胸前口袋里的格子手帕轻轻抹了几下唇角,拎着一旁早已打包好的印着“波洛COFFEE”标志的纸袋便告辞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和一桌的杯碟。

  因为讨厌一个人就要把他送进监狱,刑侦系都是这样的变态吗?

  快斗将头后仰,放空了一下大脑,随后对路过的另一位侍应生招了招手示意要结账。

  在转身从背包里掏钱夹出来的时候,他无意中抬头看到了对面商业大厦上醒目的广告屏幕。现在在播放的是新闻节目,是有关于怪盗基德下一次的目标宝石预告的内容。

  “怪盗基德啊……”侍应生小姐停住了手下收着盘子的动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月夜下的魔术师’。他的人气越来越高了呢……嗯?”对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花朵,她有些惊讶地轻叹出声。

  快斗微微往后撤了撤指尖绽放的粉色玫瑰,露出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容。

  “请看着吧,我的公主殿下。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比那个‘怪盗基德’更为伟大的魔术师的。”
  

评论
热度(36)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