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Rendezvous

1.It started with a stolen glance.

  

  

  

  





  

  

  他第一次看到那个人是在下午的三点钟。

  当时沐浴在春日阳光里的黑羽快斗正无所事事地撑着下巴发呆。

  讲台上教授高等数学的老师正在抄写例题,手中的粉笔在黑板上用力地刻画,二者每一次的接触都发出哒哒的响声。空中弥散着肉眼可见的白色浮末。

  ……果然还是很无聊啊。就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他悠悠叹了口气,目光与思绪一起向着窗外游去。

  ——却在看到那抹身影的一瞬间被不由自主地吸引了视线。

  撞入他眼帘的是远处身着白衬衫靠在樱花树下的少年,微长的刘海静静地垂在眼前,只是侧面的轮廓就已经十分吸睛。那人的面色尽是平和安宁,只是单单站在那里就仿佛能让周围流动的空气都尽数沉缓下来。他手中捧着一本皮质封面的精装小说,从这个角度隐约能看到书脊上的字符。

  那不是日文。

  ……II……nom……

  正在快斗眯着眼努力聚焦辨认着那些字母的时候,少年却突然合上了书,迎向从另一侧的教学楼向他的方向走来的女孩。在短暂的交谈后,少年十分自然地接过她手中拎着的包,两人并肩离去。

  在看到少年的正颜后,飞速舞动着在他指间绕圈的原子笔一瞬间飞了出去。

  ——那个长相。

  ——喂喂,不会吧?难道说,这个人……

  他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将手掌搭在窗户上,俯身向那边望去。

  不会有错的。那张脸、那个身高、再至于整个轮廓……

  身侧仿佛传来轻微的骚乱声。他顾不得管那么多,身体又往前倾了倾,额头几乎贴到玻璃上,下一秒——

  “……黑羽快斗!”

  ——就被讲台上的老师狠狠地点了名字:“你上来,证一下这个lim.”

  快斗瞬间回过神来,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僵硬地转头看向老师。对着密密麻麻的一黑板数式,他不禁皱了皱眉头,起身走下阶梯。

  “老师,这次算我错了。”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同时脚下的步子却一点没慢,“但我想去一趟保健室。呃,我头疼。”

  就在他和教授隔着讲台擦过的瞬间,快斗从对方平静的眼神里读出了些不寻常的东西。

  “你要是敢过去的话,平常分就别想要了。”

  老师的眼神这么说。

  黑羽快斗简直想以头抢地。他认命地叹了口气,伸手从讲台上的粉笔盒里捡了半根蓝色的粉笔,后退几步,端详着抄写在右下角的那道题。

  在长久寂静的僵持后,他呼出一口气,一脚踏上讲台,一气呵成地写下了一系列等式,动作几乎未有停顿。

  老师沉默着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属圆框眼镜,语气中带着不甘。

  “……正确答案。”

  早就料到似的,对方的发言刚落地,快斗便带着满面的“我就说吧”的得意笑容转身,语气无比欢快:“那老师,我早退啦!”

  还未等到回复,他便轻转手腕,轻车熟路地将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粉笔头越过肩头向后抛出。伴随着小小的蓝色物体在空中旋转了1080°后成功进框的小小声响,教室门已经被飞快地重复了一个开合。

  “……这个笨蛋。”

  坐在教室后排的中森青子捂住半张脸,发出痛苦的叹息:“这不就和高中的时候完全没区别了吗……”

  

  

  后来追出去的黑羽快斗果然没有寻觅到对方的踪迹。但在经过两天的多方打听和追击后,他总算还是掌握了关于对方的部分情报。

  坐在东大的第四自习室里,他面色庄严地翻开了面前崭新的硬皮笔记本。

  

  工藤新一,19岁,生日为5月4日。毕业于米花市立高中,目前就读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大一,主修刑侦方向。高中时便作为侦探出道,有着惊人的成就,被媒体誉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和“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父亲为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母亲则是婚前名为藤峰有希子的著名演员。喜欢的颜色是红色,喜欢的料理是柠檬派。身高是一米七七,三围不详。

  

  他摸着下巴沉思了几秒,自顾自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翻开最后一页。出现的是用工整的印刷体誊写着的课程表。

  他嘴里念念有词,指尖在淡黄色的横格纸上滑动着。

  周四下午,刑侦系的最后一节课是刑事诉讼法。下课时间,PM5:20.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电子时钟显示的数字是17:00.

  一切都如此完美。接下来只要去法学院的楼下等那个人就可以了。

  他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湛蓝色的眸中已经充满了势在必得的气势。

  

  

  

  

  











  

  

  

  

  

  

  

  那个人在看到靠在楼梯口上的他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选择了无视他,径自移到了另一侧。

  黑羽快斗同样往左挪了两步。

  在这样往左往右的闹剧重复了三四个来回后,周遭已经停留了不少路过围观的学生——尤其是女学生。同为校园风云人物的二人本身单独出现就已经很吸引注意力,更别提两人之间明晃晃充满火药味的耐人寻味的气氛。

  快斗索性直接靠在了墙上,摆明一副要磨到底的样子,引得站在楼梯上方的他不由得烦躁地皱了皱眉,索性直接开口质问:“我说,这位同学,你有完没完?”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他抬头直直对上侦探射来的犀利目光,耸了耸肩,“好歹也是老同学的重逢,稍微开心点怎么样?”

  “我就是讨厌你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乱七八糟的态度。”侦探眯了眯眼,脸上并无笑意。他向下迈了一级,棕色的皮鞋鞋底与装饰着白色瓷砖贴片的台阶相碰撞,清脆的响声在并不甚宽阔的楼道里回响着。

  被这紧张的气氛所感染,周遭围观的一众也不由得噤了声。在距离快斗还有两节阶梯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从上自下地扫视着他,展露出的是毫不退让的气势。

  “看在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的份上,我就再告诉你最后一次。同学情谊什么的先放在一边……”他俯下身凑近快斗耳边,压低了声音,“……我的整个高中生涯可都致力于把你送进监狱。”

  然后很明显,你失败了。

  快斗努力控制了一下这句已经冲到嘴边的话。毕竟是有求于人的立场,尽管他只感到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几乎都在叫嚣着表明自己与这个人的不合。

  “你们两个的关系从以前起就很差。”Ahoko诚不欺我。至于后面的“不过那肯定是因为快斗的错啦”“、君可是有名的绅士性格,在女性中的人气比你高多了”之类的话就让它们随风而去吧。

  快斗清了清嗓,正准备开腔,却被从突然出现在楼梯转角处的的黑发少年打断了。

  “抱歉抱歉,我出来的时候被老师叫住了……”

  看着面前两人对峙的场面,他歪了歪头,视线在快斗的身上微微停留了几秒,随即和因听到他的声音而回过头来的白马对上视线。

  白马摊了摊手。

  黑羽快斗的眼睛亮了一下。

  绝对没错,就是这张脸。

  工藤新一,这个人绝对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

  搭档!

  

  

  



















  

  黑羽快斗,东大表演系大一新生,主修方向为魔术表演。

  目前,艺术祭的魔术表演搭档征求中。
























—————————————————————————

是失忆梗。失忆的是斗子那边。

关于东大的问题努力考据过了,写出来的东西保证没有一点是跟东大有关系的()有没有刑侦系不清楚,不过表演系是绝对没有啦。就当只是借名吧。虽然有咨询大学的列表但是本人的话没上过大学所以我也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不过主战场不是校园啦x

评论(3)
热度(53)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