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安柯]知りたい気持ち。 1

※其实是不太明显的双箭头. SideConan

  

  

  

  

  

  

  

  “好想吃安室哥哥做的蛋糕啊……”

  走在回家的路上,步美望着旁边蛋糕店的橱窗叹了口气。

        橱窗里摆着的是与安室的得意作外形十分相似的草莓蛋糕。就在几天前,这家店的蛋糕还因此被少年侦探团的各位误会为抄袭之作,(用柯南的钱)买下来尝试之后才发现两家的味道却完全不一样。

  以被蒸汽融化的蛋糕为契机,天才咖啡店员研制出了独创的半熟蛋糕。

        两边——不,大概是三边的工作,这个男人都有好好在做呢。柯南自认对伪装身份的认真程度是不如他的。

  “我倒是想试试新品的炖菜。虽然说这两天也有在供应,但总觉得安室先生做出来的会更好吃。”

  “什么时候能出烤鳗鱼三明治就好了,再加上米饭、寿司醋和美乃滋的话……”

  正在怀念咖啡店店员和他的餐点的是前几天还野心勃勃地宣言要用无人机探索火星一展宏图的孩子们。

  “那是什么啊。直接用面包夹饭团吃不就好了。”

  柯南露出半月眼这么吐槽道。

  与朝气蓬勃地在路上蹦蹦跳跳的小学生们不同,他跟灰原哀按例落后半步走在队伍后方。十八岁的女王殿下对敲了一整天电脑的差使非常不满,好在有接连惨失了自己心爱的宝贝们的阿笠博士做对比:先是纽扣式窃听器被人捏坏,刚刚研发出的无人机又被为国牺牲。

  柯南的手机在事件中被尽职尽责的公安先生安装了监听程式,需要拜托博士帮自己卸载,再加上阿笠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装备也快到了保养的时间,昨天干脆在博士家里留了宿。

  仍然是因为这次的事件中暴露出的部分弊端,眼镜的收讯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加强,另外新添的窃听器2.0版本也增加了远程无线发讯的功能,减少了窃听被发现的风险。

  ……至少是减少了被当场抓包的风险。

  虽说小学生的日常生活里没什么机会用上这种道具,但是带在身上总是没什么错的,更何况柯南本就是事件体质。

  “没办法嘛。”光彦叹了口气,“梓小姐也说了,安室先生是病假,要等到明天才能回来。比起这个,下次再去博士家的时候……”

  喀拉——

  嗞、嗞——

  蓝牙耳机中发出象征着接触不良的电流声,在持续了几秒后便稳定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衣物摩擦的微小窸窣声。

  柯南微微愣了一下,本来就插在兜里的手碰到了放在内侧的小机器,在指尖传来冰冷的触感的同时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在拿到升级后的道具们后还没来得及重新编辑设定,现在眼镜上的蓝牙连接的应该还是三天前被安室破坏的、曾被放在风见身上的那个窃听器的信号。

  ……哈?

  “……道、了,那外面的部分就拜托安室先生了。”

  是榎本梓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摸上镜框边缘调整耳机的音量,但新的音量对于下一秒传来的男声显然有些过大。

  一时分不清是因为音量太大还是声音的主人太出乎意料,总之他的耳膜遭到了袭击。柯南身体被过强的声波震得一抖,飞快按下了关闭按钮。

  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在他身边的灰原转头看向他,唇角嘲讽的笑意刚扬起一半就被步美惊讶的声音截住。

  一直走在最前的女孩停住脚步,一脸不可思议地指向咖啡厅玻璃展窗里映出的侧影:

  “诶,安室哥哥?!”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店门被推开,挂在门框上的风铃晃动着发出清脆的铃音。

  走出来的是拿着扫把与簸箕的安室。看到刚好路过门前的少年侦探团一行人,安室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直以来的“安室透”号表情,微微俯身平视着面前的小女孩:“哟。好久不见了。”

  “安室先生!”光彦同样露出惊喜的表情,小跑两步到他面前,“身体已经没关系了吗?”

  柯南盯着被一群小学生围起,一脸温柔笑意像极邻家哥哥的男人,眯了眯眼。

  侦探的敏锐嗅觉让他并没有忽视安室刚出现的时候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的视线,何况对方也并没有掩饰的意图。

  然后这家伙,就非常顺畅地转开了视线,接着跟小学生们打成了一团。

  …?

  我该不会是被微妙地无视了吧……?

  不对吧?

  该生气的是我这边才对吧?

  “……什么嘛。”柯南烦躁地揉了揉后颈,小声嘀咕了一句。

  在峰会会场事件里,降谷为了逼警视厅插手调查案件背后的隐情而伪造毛利小五郎为爆炸案嫌疑人,害得对方差点被送审。寄住在毛利家的他理所当然地感受到了作为家人的妃英理和毛利兰担忧的心情并也为此而感到焦躁。

  尽管在降谷说明了真实意图并且明白对方已经暗中安排了2291号协助人橘境子为毛利小五郎做有利辩护后,柯南已经放下了芥蒂,身体中侦探的那一部分甚至还因为被一直以来有着距离的对方寄予了如此的期待有些开心,

  但是说真的,反正是友军,直接拜托我不就好了吗。

  不知道安室对于自己的事情是过于信任还是过于不信任——不如说他所相信的是江户川柯南的侦探能力而不是他本人。虽然这一点也让他稍微有一点点小在意,但更重要的是,对于让自己的青梅竹马急哭这件事,他还是有些意见的。

  ……尽管是这么说。

  毕竟这次是以保护国家的公安警察降谷零的身份出现的,而且还为他受了伤,再加上他也不是什么真正的非黑即白的小学生,所以他原本只是打算在再次见到安室透的时候,象征性地闹闹像小学生一样的别扭,最后回到两人原本的柯南与安室的相处模式的——

  但是。

  为什么。

  在闹别扭的。

  是这个男人啊。

  柯南冷眼看着笑得开心地走进咖啡店们的小学生们,扭头发现方才还在身后的灰原已经消失了。

  对喔。毕竟在灰原看来,安室可是黑衣组织的危险成员“Bourbon”。

  他耸了耸肩,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目不斜视地准备路过对方回到楼上的寄宿地。

  “柯南君。”

  ——却被那个主动无视自己的男人主动招呼了,“不进来坐坐吗?”

  

  

  

  

  “我开动了!”

  “安室先生做的甜点果然超好吃的!”

  吃了一口的光彦毫不吝啬地给出赞美,旁边的元太因为口中塞满了蛋糕,只是用力点着头表示赞同。

  柯南坐在自己常用的吧台边的位子上咬着吸管的一端磨牙。安室给他端上的是他在波洛的时候兰通常会帮他点的橙汁,应该是放在冰箱里镇过的,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壁上泛着淡淡的水雾。

  什么啊。兰不在的时候我才不会乖乖喝果汁呢。连这点都没注意到还配称得上是波洛的王牌吗。

  他喝着橙汁这么想。

  下午四点半店里的生意还很清闲。梓小姐站在吧台里为已经冷却下来的面包胚抹奶油,安室则负责给另外一桌(一看就是冲着他来的)靠窗坐着的女高中生点餐。

  盯着对方的柯南又吸了一大口橙汁,脸颊鼓起,右手悄悄地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摸上镜框。

  啪嚓、嗞——

  “请稍等一会儿,这就为您奉上。”

  “是、拜托您了……!!”

  果然是游刃有余啊。

  他歪了歪头,晃动着因为椅子太高而悬在空中的腿。

  已经记完菜单的安室直起身转向吧台,柯南猝不及防地撞进了对方紫灰色的眸中。

  他咽下含着的果汁,平移开视线,装作盯着窗外看的样子。

  “咚咚、咚”

  耳机里传来有规律的鼓动声。

  柯南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是什么发出的声音,男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还有什么想喝的吗?”

  安室一手撑在吧台上,低下头这么问他。

  他随着对方的目光同样微微低头,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杯子里的橘黄色液体已经不剩多少了。

  柯南侧目瞄了瞄,安室用来接触吧台的那只手是左臂。

        之前的伤已经没问题了吗?

  这么想着,他仰起头,露出天真无邪的孩童笑颜,刻意咬着重音:

  “我想喝Bourbon,要Zero Ice的,安室哥哥——”












评论(17)
热度(150)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