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是在发文出来后的一天内会无数次修改的类型,二次阅读说不定有惊喜喔(没有)
 

[中之人基因组][杏晓]咲

  入出晓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微黑了。
  
  他维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姿势,转头盯着窗外的树枝发呆。校内的樱花树,据说有着三百多年的历史,是能实现看到第一朵樱花的人的愿望的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它确实是市级的古树。棕褐色的粗壮枝干肆意地朝着天空伸展,新生的分支细杈泛着灰绿,努力向窗内探望。小小的粉白色花苞安静地立在树枝末端,被嫩绿的新叶团团簇拥;细小的水珠在苞尖汇集,又在风的摇曳中滑落出饱满的弧度。
  
  晓一直都很期待这朵花的开放,近几天每天都在推特上直播它的成长。
  
  如果能看到第一朵花的话要许什么样的愿望好呢?——这样的推文配着在午后阳光下悠然摇曳着的小小花蕾的图片。
  
  ……但是今天没有阳光。专属于傍晚的淡红色的霞光也没有。
  
  窗外在下雨。
  
  晓花了几分钟才理解这件事。刚从睡梦中脱离的大脑还不甚清醒。自己的思绪每到刚睡醒时都会乱七八糟地分散一会儿是他总也改不掉的小毛病——或者说是老习惯了。
  
  他支起手肘,托腮望向窗外,每一个动作都仿佛是慢镜头。细微的雨丝被并没有什么侵略性的风吹着,斜斜地打在青石板做成的窗台上。早已放学的教室里空无一人,整座校园大抵也是同样的寂静。天色灰蒙蒙的。毕竟是早春,白昼的时间也相应延长了吧,晓模模糊糊地这么想着。毕竟还是乍暖还寒时候,又是小雨的傍晚,气温有些冷也是难怪的。他收回目光,直腰向前反手交叉伸了伸手臂舒缓僵硬的身体,整了整桌上的书本,柔了柔眼神,露出习惯性的微笑,起身拿起书包走向门口。
  
  
  
  
  
  
  
  
  少年脸上温柔多情的笑容僵在没推动门的那一秒。
  
  
  
  
  
  “……挺能干的嘛,你这家伙。”
  
  撩了撩额前的刘海,晓呼出一口气,用不屈的眼神看向对手。
  
  在历经了十八回合的推拉打砸踹之后,双方高下已分。
  
  左边是气喘吁吁心有不甘的入出晓。
  
  右边是任尔东南西北风的教室门。
  
  晓面无表情地摁下了门边的开关,从身后瞬间亮起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锁屏上显示的时间是19:03.今天晚上肯定要睡不着了吧……晓这么想着,举起手机对着空荡荡的教室拍了张照片。手指在屏幕上娴熟地滑动,指尖轻点几下,纤长的睫毛扇了扇,他按灭屏幕,把手机塞进包里,头微微往后仰,身体倚在门上,小小地呼出一口气。
  
  [不惧花粉症]:一觉醒过来发现被锁在教室里了_(:ι」∠)_[图片.jpg][瑟瑟发抖.jpg]
  
  
  
  
  
  
  
  
  PM3:17.
  
  当时云雾刚刚开始聚集,天色刚开始变阴。
  
  当时入出晓正在国文老师拖着堂的亢长课间中昏昏欲睡,而驱堂杏也的班级正在准备下一节同时也是最后一节的数学课。
  
  当时驱堂杏也正把书包扔到学校的围墙之外。
  
  让我上数学课还不如让我去死!
         ——驱堂杏也绝笔。
  
  他转头警惕地环顾四周,确认着没有巡逻的老师或保安,在再次扫视过一遍这一角的布置后,脚下后退几步,助跑、蹬地、起跳一系列动作无比连贯。手指干脆利落地攀住樱花树向外伸展的枝干,黑红相间的帆布鞋在树干上再次借力一蹬,树冠晃动着震下几片叶子。
 
  ——抓住了!
  
  用力握住围墙最顶部的那根栏杆,以手腕为支点,他紧接着做了一个漂亮的空中翻身,安全落地。
  
  杏也呼出一口气,捡起旁边落在花纹地砖上的书包,随意拍了拍包上沾上的尘土,单手拎着书包带甩到肩后,另一只手从外套兜里摸出手机。
  
  在给晓发了今天不一起回去的LINE后,他站在街上思考了一会儿。
  
  总觉得没什么干劲啊,今天。
  
  一个人逛果然还是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干脆回家遛遛狗。
  
  
  
  
  
  
  
  PM07:07.
  
  “滴滴——”
  
  驱堂真也叼着葡萄味的pocky半倚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卷起来的杂志,看了一眼被随手扔在pocky包装盒旁边的指示灯闪个不停的手机,又抬头看看盘腿坐在地板上一心一意给自家大狗梳毛的弟弟。
  
  “我说,好多人在轮你推特啊。不check一下消息的话没关系吗?”
  
  “哈?没关系啦。”杏也身体微微左倾,一只手抱住狗的后颈,另一只手握着毛刷从它的腹部顺毛梳到脚趾,“反正也不会是什么有用的东西,应该就是评论转发之类的吧。我刚发过预告。”
  
  “……真的没问题吗?”真也微微起身,拿过杏也的手机,一字一句地读起锁屏上蓝色的通知,“anya太太快去救你家花粉症太太……后面一排w.23333笑死我了,anya快看……”
  
  “别读啊!!!”杏也迅速站起身扑过来,红着耳尖一把抓过真也手里的携带电话,“我说真哥!这种东西……”炸刺的语气逐渐变缓,古怪的表情浮上他的脸。
  
  真也在旁边全程看着自己弟弟划着手机,表情从炸毛变成懵逼再变成疑惑再变成无言地皱着眉头,一副想吐槽却又无从槽起的表情。
  
  “是晓君的事情?”他又拿起一根pocky,仰头向天花板望了望,“我记得晓君的推特名就叫做花粉症吧……怎么了吗?”
  
  杏也张了张嘴,很快地又闭上了。“……我先出去一趟,回来再说。”丢下这句话的他径直抓起扔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几步冲出家门。
  
  
  
  
  
  
  
  
  
  
  
  PM07:13
  
  晓侧趴在桌子上,伸出食指戳着面前的灰色小毛团。小毛团动了动,跳到他手掌旁边蹭着。
  
  “诶……你也很冷吗。”这么说着,晓把另外一只手也放到桌面上,两掌轻轻地把它合到手心里,空闲的手指挠了挠它的脖颈,“……好可爱。”他不禁眯了眯眼,发出由衷的感慨。
  
  ……不好。一暖和起来就又有点困了。
  
  感受着手中毛茸茸的小动物,晓迷迷糊糊地这么想着。躺在就在他即将陷入梦乡的前一秒,教室门却突然发出了从外侧被大力拍动的声音。晓和他手里的小动物同时吓得一抖。
  
  晓低头安抚性地摸了摸它,小东西发出啾啾的叫声。
  
  
  
  
  
  
  
  
  
  
  
  
  PM07:18

  “……教室里没有人哦。也没有钱。”
  
  门内传来自己熟悉的紧张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人拍门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我也一点都不好吃……”
  
  他呼出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内心涌现出比刚才要更多的深深的无力感。
  
  “吵死了。笨晓。”
  
  门内的人声瞬间停住了。愣了几秒以后,打破寂静的是的是桌椅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以及紧接着跟上来的脚步声、夹杂着莫名的鸟叫声。
  
  “杏也——!”晓扑到门上,门板回应以晃动,“我还以为我要老死在这里了……!”
  
  “所以说你倒是给我打电话啊!再不然联系家人也好啊!你是笨蛋吗!”感叹号三连发的杏也心情复杂地剥开蓝色的包装纸,在内心中再一次确认了——这家伙绝对是笨蛋。
  
  “……呜。”
  
  
  嚼了嚼口中的泡泡糖,自动把对方不甘心的呜咽归为无力反驳的杏也自觉心情有所好转:“好了。总之你快躲起来,我来把门打开。”
  
  “好——诶?!”晓用力眨了眨眼,在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后,本来欢悦的乖巧应答降了调,“躲、起来……?”
  
  “三、二——”
  
  “不,稍微——”
  
  “哐——”
  
  被暴力破坏的门发出的巨大悲鸣在空旷的黑暗楼道中回响。
  
  险险逃开的晓撑着身后的课桌,对门口俯身拍着裤脚的杏也投去控诉的眼神。
  
  “杏也……一尸两命!你差点就一尸两命了哦!”
  
  “所以说那个是什么啊。”杏也吹破口中的泡泡糖,发出啪的一声。
  
  他口中的“那个”指的是,现在正在教室上空盘旋的小麻雀。
  
  晓鼓了鼓脸颊表示自己的不满:“是来避雨的孩子。很可爱吧。”
  
  小麻雀停在灯棍上,歪头看着他们,注意到盯着它的杏也之后又向这边跳了跳。杏也收回目光,转向旁边的晓:“那种东西怎样都好。快收拾东西,外面冷死了。”
  
  “……好啦。”在做出兴致缺缺的回答之后,晓对头顶的小动物招了招手,对方欢快地飞了下来停到他的小臂上。
  
  “はいはい,好孩子。”摸了摸它小小的温暖的身体,晓小心翼翼地用另一只手把它托起来,放到杏也的肩头,“乖乖待着喔。”
  
  杏也垂下眼看着肩头的小东西,把手伸到它面前。对方的黑豆眼眨了眨,一下蹦到了他手心里。
  
  晓在旁边同样眨了眨眼。
  
  “真是治愈人心的互动啊……”
  
  “别给我治愈!快去收拾东西!”
  
  “是——杏也大人——”
  
  晓快步小跑到自己的座位旁边,拉开椅子,弯腰抽出放在桌膛里的黑色书包——突然却捂住了鼻子。
  
  “——啊嚏。”
  
  打出了小小的喷嚏,晓揉了揉鼻头,“……好痒。”
  
  “真难得。笨蛋也会感冒的吗。”靠在门框上的杏也甩了甩右手一直拎着的外套,非常顺手地向后一挂便搭在了肩上,腾出手指戳了戳掌心里灰乎乎的小团子。对方低头轻轻地用喙尖啄了啄他的手指。
  
  “唔……应该不是。”晓低头抽出放在桌膛里的书包,“感觉上倒是更像花粉……诶?”
  
  几乎是在他发出代表疑问的单音的同时,两人对上了视线,然后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窗外。
  
  ——春天的细雨已经停了。晚霞露出天际。
  
  ——枝头的水滴汇聚,落在下方小小的、绽开的粉白色的花瓣上,辉映出红橙色的光晕。
  
  
  
  
  
—————————END—————————
  
  
  
  
  
  
  

  
  
  
  
  
  

  
  
  
  
  
  
  
  “话说今天好冷啊……这种天气你不觉得超适合去吃点热腾腾的带汤的东西吗——我想吃关东煮!”
  
  “我——想吃——关东煮——!”
  
  “声音太大了你!!!”
  
  
  
  
  
  
  
  
  












  
  
  
  
  
  
  

  
  
  
  
  
  
  
  




  
  
  
  
  PM07:29

  “明天、腻起去交检讨苏吧。”
  
  晓捧着冒着热气的关东煮纸碗,咬着墨鱼丸含糊不清地发表意见,“把萌弄坏的辣个。”
  
  “咔”
  
  杏也折断手中的竹签,侧目盯着旁边的晓隐在氤氲雾气后的微笑,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啊啊……我知道了。烦死了。”

评论(6)
热度(14)
© 瑾衣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